当前位置: 主页 > 小水电 > “小水电”记

“小水电”记

发布时间:2020-09-13 点击:小水电站
  

  有了电,罗村这个茶乡,建起了浙江省第一家电动初制茶厂;有了电,碾米的、磨粉的、制面条的各种机器,陆续安装起来,山村里添了一种新的与溪水合唱的歌声。

  罗村村子靠大溪边,很早就利用这取之不尽的水力。村里有上下两个水碓,上水碓在村头进去两里的溪边,能磨粉、舂米和打油。菜籽出的时候,这里顶热闹,各家各户及外村,都把晒干的油菜籽挑到上水碓来榨油。孩子们则络绎不绝地到这个人声嘈杂的地方看打油,摸摸笨重巨大的木制油车,和那悬挂在绳索上的铁头长尾巴的撞子,看那“踩饼”的人双脚在刚出锅的火热菜籽粉上跳舞般地,听打油的人“哎哟嗬”的声。

  电灯亮了,我的爷爷坐在八仙桌边的木头椅子上,手捧茶壶,双目凝神,仔细端详活到八十多岁第一次看到的这种“亮”。这镜头被民政干部拍了下来,留下了山里人与神奇的“亮”的对话瞬间,记录下罗村用电的历史。

  任何时候,任何地方,小孩子都是最快乐的,他们最擅长寻找快乐。“小水电”开基、筑坝、砌渠道、架电线、装电灯他们不断探看,似乎是追寻、记录轨迹。电灯亮了,小孩雀跃,这家那家,跑来跑去看电灯,在比谁家的更亮。

  几经周折,水能终于为电能,电灯亮了!未入幕夜,全村都赶新鲜,家家户户点起“亮”来,拉线开关“啪”的一扯,圆圆的玻璃灯泡里,一闪,屋子里顿时一片。

  电站蓄水库就是下水碓用的蓄水潭,为增加库容,建设者们从黄泥坎头横向前坞口山脚,构筑起一道颇具规模的拦溪堤坝,切断了整条溪流。又把下水碓原来那条水碓沃加宽,增高,作为渠道,跨过小坑头,把水引向乌龟形上石岩脚那个装有水轮机的深井里,推动涡轮,进行发电。

  罗村人把灯叫做“亮”。薄暮天黑,会说:把亮点起来。漆黑的地方看不见,会讲:点个亮来。灯呀亮呀,历来都是用油点燃的,传统的有菜油、桐油、青油,外国的煤油进来了,大家就用“洋油”。以前用毛竹片做的油灯盏,也改用铁匠制作的白铁皮煤油灯,有钱人家会到城里买带玻璃罩子的“美孚灯”。各种油灯,到造小水电站时,家家户户都还用着哩。

  住在村道旁排门屋里的炳生爷爷喜欢吸烟,平时手里总拿着一根长长的竹竿烟筒,烟杆上系一个旧烟荷包,手里夹着煤头纸,吸烟时“噗”的一吹,纸煤头着起了一朵小火花,点着黄烟,“嗞嗞”地悠然吸着。家里的电灯亮了,他举起长烟杆,凑到电灯泡上去点烟,嘴里使劲吸着气,烟就是点不起来。他看看这比煤油灯不晓得亮多少的东西,就是点不着烟,他移开烟杆,仔细看看,叽咕着:“亮倒蛮亮,就是不好点烟。”

  1955年,新安江水力发电站还在勘探,地处深山坞里的罗村,已经在造水电厂了。虽说是小型的,到底是破天荒的事,村里人非常好奇,奇的是,那个“电”是好点亮的。

  最高兴的是金华电业局派来指导修建小水电的技术员,村里男女老少都叫他小吴。在山沟里,他和大家一起风雪同担,艰辛与共。“小水电”坝筑起来了,渠道了,充渠盈满的山溪水,急速涌来,推动水轮机,带动发电机,可是只见机器转,不见电流来。初试失败,急得小吴放声大哭。好事多磨,今朝这电被“磨”出来了,电灯亮了,小吴笑了,他笑得比山里孩子还欢快。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