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小水电 > 悦装工长讨工钱仍持续 与工长商乱局难解

悦装工长讨工钱仍持续 与工长商乱局难解

发布时间:2020-10-10 点击:卖水电材料怎么加盟
  

  对于此事,新京报曾联系了悦装CEO郜亮,郜亮表示:“参与此次事件的是公司2015年创业初期招募的工长和商,2016年公司发现辅材和部分主材被冒领严重,于是在2016年11月底-12月初,完成查账后发现,由于当时的工程部经理(现已离开悦装)监守自盗,使得当时冒领的额度最少60万-70万,造成公司的财产损失。而由于当初部分工长冒领材料不认账,所以现在不允许结账。”

  在天津消费者出现装修问题后,2016年10月8日,悦装曾发布称:“截至2015年12月31日,悦装互联科技曾授权杭后高(个人)在天津市区经销悦装相关整装产品。2016年授权协议自动终止,并没有续签,但杭后高及其注册的相关公司仍擅自侵权使用‘悦装’名号进行相关宣传和业务承接,并造成一定客诉,给消费者的利益和悦装的品牌都造成了严重损。对杭后高在侵权期间造成的系列问题,供应商及天津地区装修用户,出现问题可依法对签约主体公司进行,我们也将积极配合收集整理相关,希望通过正规的法律途径,将问题得以妥善解决。”

  另一方面要注意付款技巧。尽量避免在施工未完工前或尚未验收前将全部款项付清。因钱款已付清,施工方可以借故拖延工期,不履行应尽的义务。装修款可以按完成的项目,逐项支付,预付款不能超过总价的70%,余款应等工程结束验收合格后一并付清。

  原就职于悦装的一名工长曾告诉:“进悦装公司压我两万元,第一家装修就安排到涿州,说给远程费,后来没有结算,这家窗台石、过门石说远没来测量,公司让我找当地做,花多少钱完工后公司补给我,也没有兑现。”

  查阅相关资料显示,2015年10月25日,悦装天津分公司体验馆启幕暨试营业活动举行,2015年11月22日在天津梅江中心假日酒店隆重举行的天津分公司开业庆典,从天津分公司体验馆开业到授权终止,只有短短两个多月。对于这份2016年10月份才迟来的,新京报曾致电悦装相关负责人,想了解天津地区的情况,相关负责人表示对此问题不接受采访。

  近些年,越来越多的家装企业会把选择增加各地商作为扩大自己企业的方式之一,但由于方式和管理方式的差异,商提供的产品与服务可能与母公司存在差距,消费者在选择装修企业时应注意考察连锁商的资题,确定商是否和母公司依然存在合作关系,注意选择有营业执照和建筑装饰企业资质证书的正规公司。必须签订书面合同,需在签订合同时了解材料提供、工程管理、售后是由商还是总公司负责。

  “太原悦装从一开始就没接几单客户,4月份出现材料供应的问题后,就没敢用悦装的牌子接单了,实际太原悦装从4月份之后运营基本就停滞了,现在合同没解除,悦装单方面发称太原悦装不符合他们的,把太原商清理了。而现在我们的是:无条件退还此项材料欠款,并根据之前合同约定,退还20万元金,解除合作关系。”这位落地服务商称。

  对于欠工长薪水一事,悦装曾在一份中表示:“在悦装创业初期,人力体系尚不健全,出于对初创团队的信任,我司将工程管理交由席某全权负责。2015年的一批工地辅材出货量与用户家实际用量严重不符,有些甚至超标达200%以上,且用户工程合同存档中一些关键数据被人为抽走。为查明,我司耗时数月对数百份合同和财务数据一一核查,最终能够查证被冒领的辅材数额至少70万元。后经工长指证,工程部负责人席某利用职务之便,收受工长贿赂至少10余万元,与工长内外,监守自盗,工长偷领超领施工辅材。败露后,席某已逃离悦装。”

  消费者王女士介绍说:“2016年3月26日和天津悦装签订的合同,交了订金,5月14日交的首期款,7月24日交的中期款项,共交了八万五千多元。随后5月21日开工,7月24日就停工了(按合同,工期应该是60天全部完工),开工后也总是各种拖延,工期进度很慢,未经我同意,换工长1次,换悦管家2次,要求我们换原定的产品,再后来就停工了。”

  消费者在房屋装修过程中如遇到质量问题等纠纷,可及时向当地行业协会、消费者组织,也可向工商部门或行业主管部门进行。

  面对,王女士表示:“是10月8日发的,那是因为我们都已经在天津公司找过好多次了,集体报警都好几次了,才说天津没合作了,2015年10月份天津公司开始试运营,交了那么多费给,然后12月份就不合作了,开那么大公司,还各种宣传天津分公司,那么卖力气,就为了合作两个月?2016年10月8日发说不合作了,那我们这些参加他发布会的人怎么说,怎么还让我们和天津的签合同,如果2015年12月份真不合作了,发布会上总部为什么还要宣传?”

  天津的消费者王女士(化名)2016年在选择“悦装”装修后,也到了“闹心事”,该友介绍说,当时接到悦装的电话推销,被邀请参加悦装的发布会,活动中,这位消费者了解到天津有悦装的分部,最后选择了天津“悦装”装修,没想到签订合同后,只完成了水电部分,天津的这个“悦装”便“人去楼空”,导致自己不得不重新找装修队伍完成了之前天津悦装未完成的装修事项。

  “装修期间材料断货供货漫长,说是主材要1个月才能到货,到8月底,他们又说,主材厂商断货了让换其他的品牌,主材厂商断货包括贝朗的卫浴,老板油烟机等,所以又重新选主材我们又等了一个月。期间设计师一点都不靠谱,要不是我们主动找他们,设计师都不告诉我们断货,中间来了个副总说直接负责我们的事,说是给我们下单了,但等到十一放假去找他们,就已经人去楼空了。总部刚开始承认天津这边有问题,正在内部调整,再联系就不承认了,说天津这边早就不合作了,说要告之前天津的悦装。”消费者王女士说。

  原就职于悦装的一名工长也表示:“悦装在和工长合作方面,开始说材料领多少算多少,我们跟悦装要价格,悦装之前说没有,2016年3月告诉工长,材料按当初发包价的一定比例结算,其他装修材料公司出,悦装开始也按这个执行的,现在悦装开始翻账。”

  近两年来,快速成长的互联家装悦装备受业内关注,2016年底,其获得近亿元的A轮融资,加快扩张步伐,目标直指覆盖全国上百个城市。但是快速成长过程中,悦装也出现了工人“讨薪”、消费者服务不到位等事件。

  昨日,一些之前就职于悦装的工长,来到位于东四环外的竞园产业27C的悦装总部,他们希望能够从悦装拿回“拖欠已久的工钱”,这已经是他们第二次来到悦装总部。早在2016年末,有工长和商就曾到悦装总部讨要“工钱”。

  多位工长表示,自己均在2015-2016年期间完成所有合同内的家装工程,按照这些工长给出的数字,不完全统计,悦装需支付他们劳务费八万到十几万不等。

  悦装原太原落地服务商顾某曾对新京报表示:“2016年春节前和悦装签的合同,当时是自己注册的公司,使用悦装的品牌,付了悦装20万金。4月份开始,出现打了材料款后不给发材料的现象。到7月,陆续从悦装讨要了一些卫浴产品,冲抵了30多万材料款,还剩6万多。10月赴与悦装协调此6万多材料款的事,悦装财务出具了一个对账单,当时的总经理助理口头承诺15个工作日内返还。至12月,再次赴悦装讨要此6万余元的材料款,依然以各种理由推诿。”

  根据工长给提供的账目统计显示,多位曾和悦装合作的工长都表示悦装拖欠工钱以及劳务费。例如,檀海胜于2015年7月28日入职悦家互联科技(后改名为悦装互联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截至2016年1月份所有工程结束,共做9家,悦装欠其劳务费用87000元左右;肖廷友于2015年11月16日入职,截至2016年6月份完成所有工程,共做28家,悦装欠其劳务费用138000元左右;袁华平于2015年8月9日入职,截至2016年1月份所有工程结束,共做13家,悦装欠其劳务费用105000元左右。

  对于商“纠纷”一事,悦装也曾在一份中表示:“太原商2016年年初与悦装签署立项协议,但在实际运营过程中,5个年过半百的股东却因为利益纷争,各种意见不合,导致经营不善,对于团队的组建和运营始终未达到悦装准许正式开业的标准。按照平台要求,未正式开业不能全面承接用户装修业务,但是太原公司却私自承接了10多单的业务,且在后续服务中造成一定客户。经考察,太原商已不能满足入驻悦装的基本条件,故决定予以清退。清退涉及到立项金和材料款,为保障授权期间的用户利益,我司要求原太原商提供10多名签约客户名单,提供后6万元材料款即可退还,在确保客户服务闭环无后,立项金如约退还。”

  王女士告诉新京报,除去之前交的八万五千多元,只剩下约5000多元的尾款未交,在天津悦装人去楼空后,由于工人都不爱干剩下的零碎活,所以水电的尾活工人不好找,为了入住,后面的主材橱柜、地板什么的都是自己后来慢慢安装的。虽然悦装宣传的是零增项,但是实际上是各种增项,自己的增项就要有一万一千多元,包括加石膏线、砸飘窗、降低门头高度、窗台石、过门石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相关文章 Top↑
    精彩推荐